冷气少女

季节纷纷死去

季节陆续去世

绝命的声音风。

绝命之声化作品清风

色めく街的男人不醉

红尘俗世亦喝不醉的男子

月见提升就不是这里无精华

仰望明月不了解风情

脚也带泥的生活

泥脚深陷性生活

雨酒精的味道。

雨水透酒精的味道

アパシー的眼睛,彷徨在街上

双眼睛无神一般的彷徨于街道

举动不审的无辜的车站前中

举止可单方面的无辜者立于车站前

我有我称之为不确吗

我还能成为我吗已经都不确定了

半透明的影子风活着。

如半透明的身体的影子依然活在此世般

雨中曲云泄露了吗

雨中高歌便能划破黑云吗

赈和的夏天的干涸延长生命。

这是枯竭与喧嚣夏日的生命

拜启们难言过去告gu

敬启向不愉快的过去

绝縁的诗

吟诵绝缘之诗

最低的每天的最糟糕的梦的

最悲惨的人生最糟的梦境柒萢

残骸舍着把净土

却连残骸亦无法丢弃

在这里呼吸绝记。

就在这里窒息吧

后世花开传达于你

后世花将绽放传递予你

奇怪迁的诗

变迁之诗

苦恼叹沾满了悲伤

苦恼缠身叹伤悲哀哀

尽管如此途绝盲歌

马上便如此亦将高歌不止

阳是射さ也不

哪怕不见天日

明天是一个个死去

明天陆续去世

急求也追不过去。

在焦突然也未能赶上航班已成过去

我等灯る活快走火是刹那

人生匆匆的我们点亮的刹那之火

生存的意义,然后从混

生存的意义总是过后才智

你的不确吗

你还是你自己吗都已经不确定了

不稳定的自我嫌お你。

不稳定的自我意识试图厌恶这个你

至少唱就黑暗会是晴天吗

至少放声高歌便能扫除黑暗吗

腐烂的梦上预养了的生命。

这是交托于腐朽之梦的生命

拜启们难言过去告gu

敬启向不愉快的过去

绝縁的诗

吟诵绝缘之诗

最低的每天的最糟糕的梦的

最悲惨的人生最糟的梦境柒萢

残骸舍着把净土

却连残骸亦无法丢弃

在这里呼吸绝记。

就在这里窒息吧

后世花开传达于你

后世花将绽放传递予你

奇怪迁的诗

变迁之诗

苦恼叹沾满了悲伤

苦恼缠身叹伤悲哀哀

尽管如此途绝盲歌

马上便如此亦将高歌不止

阳是射さ也不

哪怕不见天日

累了的颜拖着脚

疲倦的面容拖着沉重的双脚

夕阳反照颜强忍着

夕阳反射下不禁皱起眉毛头

去还是回去吧?烦恼呢

是走是返虽会烦恼

过不久就迈步的背影

可稍等片刻唯见毅然踏步性背影

对了要去不

是啊我必须要继续前行

何はなくとも活下去。

哪怕一无所有也要挣扎穿活下去

我等反正捡到的生命。

我们不过捡来的生命

放在这里呢仅有的一点点的

就不能再搁置在吧

拜启亡过去思念

敬启此刻想起往事已逝

思乡的诗

思乡之诗

最低的日子,但最糟糕的梦

最悲惨的人生最糟的梦境柒萢

开始的话相当远55 .

认为岁刚开始可早已走了很远

反正花朵凋零轮回的圈子还的生命

花儿终归散去我们亦终归循环之轮回的生命

苦恼叹沾满了悲伤

苦恼缠身叹伤悲哀哀

尽管如此途绝盲歌

马上便如此亦将高歌不止

阳是射さ也不

哪怕不见天日

季节纷纷重生

季节亦将陆续复苏


评论
热度(1)
© 冷气少女 | Powered by LOFTER